红白的小破背心儿

窒息

小段子
最好的他们 ooc属于我

凌远走到赵启平的身后,顺手拿起挂在椅背上的围巾,瞬间套住他的脖子。
凌远小心的控制着力度,把围巾向上提。他把这些日子以来的委屈以愤怒倾泻在这围巾之上,他把这些日子以来的思念以温柔也倾泻在这围巾之上……
赵启平原本存了和解的意思,借着今天加班开会的契机,来凌远办公室,他想凌远也许还是对他不冷不热公事公办,没关系,他只是想把自己脱轨的感情拉回来……
现在赵启平的脑子像要裂开一样,他和凌远认识以来的所有画面杂乱无章的在脑子里回放,他瞬间明白过来,凌远于他,他和凌远,是要这样逼着彼此,下地狱吗?
凌远颓然的松开围巾,问:你刚才什么感觉?
赵启平努力克制自己:害怕
“你害怕什么?怕我?”凌远想,不应该是窒息吗?就像你让我承受的那些不能宣之于口的感情,折磨着我的,隐秘的感情。
“怕我把你推向深渊……”

我害怕了,所以,我们还是像其他成年人一样,默契的渐行渐远……

评论

热度(4)